你是否曾经在乘坐电梯的时候幻想过?突然之间电梯停止了,灯光闪烁不定的电梯内突然一阵漆黑,在短暂的寂静后是突然的下坠和剧烈的颠簸,急速下降的电梯为你带来强烈的失重感,让你胃里的感觉一阵翻滚,惊慌失措的你看着电梯楼层显示的数字急速变化,然后“轰”的一声...往往这个时候,乘坐电梯的你都会想说“自己胡思乱想的什么东西”。的确,安全系数这么高的电梯,即使是突然下降也会有减速设备以及紧急停止设备,很多时候我们都多虑了,然而电梯里给你带来的一切,也许并不是突然失控这么简单。

  张殷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享受着白领的生活,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不错,工作还是蛮顺利的,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自己还没有女朋友,怎么想自己也应该算是个白银王老五了,也是时候找一个女朋友了,这几天工作很忙,有时候总是要加班到10点多,而每当9点后公司大楼基本上已经人去楼空,剩下的就是打更的保安陈大哥和看电梯的许大姐,他们是一对夫妇,据说是女儿工作的时候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不顺心自杀了,老夫妇俩无依无靠,来到这家公司混口饭吃,老板人也好,刚好公司缺少这么两个职位,年轻人不想做,老人做不了,这两口子就刚好来了这里。

  保存好后续的资料,张殷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把这要死的项目策划做完了,他大爷的七舅老爷,洒家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收拾好东西,张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出了办公室,斜靠着电梯门口看着一点一点变化的电梯楼层数字,1、2、3...15鲜红如血的数字停到了15层,张殷所在位置的楼下“咿?这么晚了难道还有人和我一样才下班?”张殷很好奇的嘀咕了一句,然后静静的等着电梯上来。“叮”清脆的一声,电梯到了,张殷看着缓缓打开的门伸了个懒腰,然后走进空空的电梯,因为太累的的缘故,他的眼皮在不断的打架,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重,意识渐渐模糊的张殷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脖子上方吹来阵阵凉风,很凉,凉风从后颈一直垂下来,甚至自己的整个脊梁骨都能感受到阵阵寒意,一个寒颤他惊醒过来“都立秋了空调怎么还在吹凉风呢?”张殷小声嘀咕了下,抬头望着从电梯上方静静吹下的凉风,那风轻轻的吹着他的脸颊,一阵一阵的凉风让张殷稍微清醒了一点,看着鲜红的数字变成了“1”揉了揉眼睛,看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徐大姐笑呵呵的坐在电梯门旁织着毛衣,看到张殷出来关心的问了句“没啥事吧小张?”“怎么呢,没什么啊,好着呢,怎么问我这个啊徐大姐”张殷好奇的问道“这不是看你又加班了嘛,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啊。”徐大姐缓缓的说道“我好着呢,谢谢大姐关心!”张殷乐呵呵的说着,然后就快步走出电梯,准备回家,走出公司大门,看见陈大哥在门口站着,而他的背影竟然给张殷带来了些许的安全感!?

  “莫非我有恋父亲情节!?我可不是玻璃啊!”张殷默念了一下,便走上去给刘大哥递了一根烟,简单的寒暄几句。

  “小张啊。”陈大哥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陈大哥”张殷问道。

  陈大哥缓缓吐了一口香烟“你今后还是早点下班吧,一定要少加班,因为这样不安全。”

  张殷笑道“哈哈哈哈,没事大哥,我安全的很呢,看我这长相都安全着呢!”“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久走夜路必撞鬼啊小张。”陈大哥焦急的说道

  “哈哈哈,这个世界哪里有鬼嘛,我经常加班都没有看到,不怕不怕”

  “一年前有个女孩儿从15楼跳了下去,那时你还没来,很多事你都不清楚。”陈大哥缓缓的吐了口烟说道“从那以后这栋楼就一直闹古怪,11点电梯楼梯准时关闭,包括总闸都会关,只剩下一层这里有电,以前经常有人加班到很晚,然后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后来老总不信邪,带着身边的几个人住了一夜,然后规定了一条晚上11点过后大楼不能留人的不成文的规定”

  “没啥大爷,你看现在才10点...”说着,张殷的手指向大厅的时钟,然而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因为他发现大厅上的时间显示的是12点!张殷突然愣了!但是他明明记得自己离开办公室的时间是十点!最多就是在电梯里面打了个瞌睡,怎么可能突然就十点了呢?大脑短暂的一片空白过后,他突然想到电梯在15楼的时候停过!但是当电梯上来的时候电梯里没有人!张殷想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寒颤,感觉脊梁骨一阵冰凉,想到这里张殷不禁头皮发麻,快步的走了出去,在公司门口打了的士回家了...

  次日,张殷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来到了公司,交上了一份不错的策划书,老板看他精神不振,以为是他昨天加班加的太久导致的,然而真正的原因只有张殷自己知道,因为他做完没睡好,他在做一个梦,他梦见身边漆黑一片,前方有一站孤独的路灯洒下昏黄的灯光,自己一路的奔跑,但是感觉自己一直是在原地奔跑,感觉有种无形的引力正在把它往地下拖,他挣扎着,然后突然惊醒...老板特意放了他一天假让他好好休息。张殷顶着沉重的脑袋走进电梯,电梯里挤满了人闷闷的,张殷被挤在门口,他觉得挤得自己都要喘不过气了“给点新鲜的空气吧”张殷默念道。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公司的电梯是没有空调的!那昨天的风!!!张殷不敢再想,未等电梯的门打开一半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迅速跑到公司的门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外面的太阳懒懒的洒下温暖的阳光披在张殷的身上,他稍微感觉冰凉的脊梁骨暖和了一些,自己开始漫无目的的散步。

  不知走了多久,他来到了公园,坐在长凳上的张殷点了一根烟,看着手中缓缓上升的白烟,他渐渐的开始发呆。

  “小伙子,小伙子”以为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打断了他的发呆。“我看你印堂发黑,面色苍白,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了?”老人关切的询问道。

  “没什么啊,我挺好的”张殷若无其事的说道,心里想“莫非又是个算命的骗子~?不能上当!”

  “我知道你不肯说,这个是我的名片,有需要的时候来找我吧”说完,老者递给了他一张名片。

  “嗯,好,谢谢了”张殷看都没看,顺手把名片放进了自己的包里,起身拍拍屁股回家了...

  这段时间项目进展的很顺利,张殷也渐渐从忙碌中忘记了半个月之前的事。然而这天项目的总结到来了,张殷不得不再次加班。夜已经深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昏昏沉沉的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突然一个寒颤把他惊醒,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双眼,看了下手机“嗯,才十点半,不对,十点半了,要赶快回去!”半个月之前的记忆突然回荡在张殷的脑海里,他跳的起来,飞快的收拾好东西,急速跑出了办公室,焦急的等待着电梯,看着电梯门口一点一点变化的数字,他越发的不安,他害怕电梯又会停在15楼...然而,电梯缓缓的跳过了15这个数字,来到了他所在的16层。张殷进入了电梯,靠在电梯的墙上,看着缓缓关闭的门长舒了一口气的,是自己想多了吧。电梯在缓缓的下降,他呆呆的看着电梯门,金属制的电梯门隐隐约约映出自己的轮廓,然而在张殷旁边,隐隐约约还有一个人影!隐隐约约像是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长长黑黑的头发挡住了那个人的脸,那个人的手毫无力气的垂在身子两旁。张殷猛地转身看去!然而身边什么都没有!张殷软软的靠在电梯的角落里,满头大汗,而此时电梯停了,停到了15楼!张殷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他再也不想在这个鬼电梯里多待一分钟!他转身向安全通道跑去,猛的拉开安全通道的大门然后一路小跑的下楼...然而跑着跑着,他累了,他渐渐感觉到身边的异样,因为他一直没有看到显示楼层的牌子,但是自己的脚仍旧是不由自主的拼命的下楼梯,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突然看到了楼道口有一个“1”字,然后他疯的推开门跑了出去...张殷呆呆的站在原地,因为他看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15楼!但是他自己明明记得自己跑了很久,下楼梯下了很久!怎么会还在15楼打转!正当他感到绝望的时候,电梯门开了!他看见电梯里的灯光闪烁不定,而电梯门则开始一长一合,好像一张金属的大嘴,等待着他的事物进入他的口中,然后一口吞下!而此时整个15楼突然一片漆黑,张殷突然想起了楼下陈大哥每到十一点就会关电源,但是现在,他发现15楼里面主任的办公室竟然亮着灯,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飞的一样跑过去,正要推开门,他停住了,他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是两个人在吵架,透过门缝,张殷看到是主任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的在吵架

  主任:“小陈,这个事情是公司上面决定的,虽然你在公司表现很好,但毕竟你还年轻,这次晋升的机会就让给经验比你稍微丰富一点的小王吧。”

  女的喊道“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和姓王的那个做了什么,当初你也这么答应过我的,你个混蛋!你骗我”

  “我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当初不知道是谁主动投怀送抱...”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女的给了主任一巴掌,然后两人扭打在一起,突然男的用力一推,女的头部以下撞到了办公桌桌角,然后瘫倒在地上,张殷傻了“这闹出人命了吧!”张殷想到,随后主任将女人的身体抬起来拖到阳台上,想把女人的尸体扔下去,张殷疯的一样推门,但是门却怎样都打不开,他看着主任把女人从15楼推下去!灯突然熄了!张殷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刚才是怎么回事?”张殷心里默念道“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刚才的那个人一定是主任错不了,为什么...”“小张,你在这里干什么?”一声询问声吓了张殷一跳,张殷转过头,看到陈大哥就在他身后拿着手电筒照着他。

  张殷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跳了起来“陈大哥!有鬼,有鬼!”

  “快点下楼吧,都十二点多了,哪儿有什么鬼啊,肯定是你太累了”

  “可是...”“我下面马上要关门了,快点吧”在陈大哥的催促下,张殷和陈大哥匆匆下了楼。

  大楼外,张殷想起了之前一位老者给他的名片,他拿出手机飞快的拨打了那个号码。

  “喂?”电话里传来一声沉稳有力的声音

  “喂,您好,我是在公园里碰到你的那个小伙子,我想我有点麻烦”

  “嗯,我知道你会打电话给我的”老者淡淡的说道“在公园等我把,我很快就到”随后老者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候,老者在公园找到了在公园焦急等待的张殷。简单的一番交谈后,张殷知道老者姓王,是他所在城市的某大学的一名教语文教授,从小受爷爷的影响,自己就很喜欢钻研中国古代的玄学以及各种传说。老者大概的了解了小张身边发生的事情过后缓缓问道

  “你在的那个公司老总是不是姓赵?”

  “对啊,你怎么知道”小张好奇的问道

  “一年前,我的一个朋友说自己的公司里有些怪事叫我去看看,那个朋友的这个公司和你所在的公司是一个名字,他姓赵,现在看来是同一回事了。孩子,我看你虽然八字较硬,但是因为长期的工作缺少锻炼导致身体虚弱,刚好又在睡觉的时候让女鬼钻了空子,所以她才缠上你让你不得安宁。”

  小张一听不禁脸色一变“女鬼!?怎么会呢?这个是不是太迷信了,而且就算有鬼,我和她无怨无仇,也没的罪过她,她怎么会找我呢?而且...”

  “可能是她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帮助她的人吧”王老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这个女子当年死的冤,至今还有一丝怨气未能化解,时间如果久了,恐怕是要出事的啊。”

  小张急忙问道“王先生难道和她打过交道?”

  “哎...”王老叹了口气“那时候我的朋友就是叫我去帮他处理这个事情,然而那女鬼怨气太重,不是我能够解决的,只是暂时答应了她的条件想先稳住了她,谁知道...”王老讲到这里就停顿了下来。

  小张看出了王老有难言之隐,也并未追问过多,但是又想到自己现在女鬼缠身,不禁着急的问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的缘起缘落,恐怕要赵总才清楚,因为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在公司里只有他看到了那个女鬼,然而之后他什么也不肯说,看来我们必须要去问个究竟了。”王老说完,带着焦急的张殷上了出租车,奔向公司。

  公司门口,陈大哥和赵经理正在说着什么,两人看到风风火火过来的张殷和王老,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陈大哥:“纸包不住火,赵总,还是说了吧”

  赵总:“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张殷和老王还未开口,赵总先开口道“都和我一起去办公室吧,我详细的给你们说说”说罢,四人一同上楼来到了经历办公室。

  赵总点了一根烟,缓缓说道“这个事要从一年前说起,那个时候公司还在发展阶段,各个业务也相应的开始发展了,只是有时候要

下页(1/2)
38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