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公司,普通的公司,和其它大大小小的许多公司一样。
  一个财务室,普通的财务室,和公司里其它的财务室一样。
  财务室可能是现代社会最好的工作环境之一,轻闲,不用象业务室那样整天往外跑,接触的是公司来来往往的帐目,数不尽的钱,虽然不是自己的,但看着很多钱从自己的指挥下流通,毕竟有种满足感。
  这个财务室一共有6个人。
  财务科长,王科长,男,看他的身板就知道他是头,40多岁,虽然努力的用鳄鱼皮带约束他日渐发福的大肚子,但看来收效甚微,后来他终于放弃了,开始认真修饰自己的头发,面颊,企图用其它的闪光点让周围的人尽量不注意他过胖的身材,男人不是男模,体形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他对自己的职位有种自豪感,公司里谁有什么新项目,新想法,想付诸实施,都得先找他商量,毕竟他是在一家大公司里管钱的主,说话实在有分量。
  科员老李,男,快60了,实在是老字辈的了,是财务室的一个另类,年龄比王科长都大,不知道怎么着在公司这么多年就没混个一官半职,人有时候也的确是背运,老李就这么背了几十年,没媳妇,没儿女,至今仍住在公司的员工宿舍,几乎没什么爱好,人也很节俭,一年到头除了一套洗的快退色的西装要不就是白衬衫,从来没看过他穿其它的衣服,一个绿色的上面印着“八一”字样的搪瓷杯总是在手里握着,据说是老李年轻的时候当兵抗洪抢险得的纪念品,这东西结实,用老李的话说比现在的什么玻璃钢杯塑胶杯都结实,用几十年也不会坏。除了节俭,没媳妇(大家认为老李肯定是有点毛病),老李工作倒是非常认真,这点的确是军人作风,每天早起,绕宿舍跑3圈锻炼身体,到公司,工作,吃午饭,下午继续工作,晚上下班,看电视,10点以前肯定睡觉,周而复始,一切和机器一样精密,从来没有改变过。
  科员孙蔓红,女,27岁,已经接近老姑娘的年龄了,未婚,也不知道大龄单身是不是这个财务室的光荣传统,除了王科长,财务室的其他人不管男女老幼都光棍一条,按理说长相难看,自身条件和工作不好,没有王子垂青被迫单身也就很正常了,但上述缺点孙蔓红都不具备,抛开业务水平不说,在财务室工作的肯定都是理财高手,单说孙蔓红这个人,孙蔓红不能算漂亮,形容她只能用“艳丽”一词,一个27岁的女人,已经很懂得装扮自己,她懂得怎么样修饰自己的面颊,眉毛,嘴唇能使自己年轻又不轻佻,她懂得什么样的衣服最能体现自己成熟的身材而不过于暴露,她懂得在什么场合下用什么味道的香水能给周围的男士留下深刻印象而又不显庸俗,她什么都懂,一切都做的恰到好处,可她仍旧单身,原因嘛,有很多,但大多数都是闲杂人等口中的谣传,说是她和王科长是这种那种的关系,所以就这样那样,也许有人问:王科长不是结婚了吗?结婚怎么了?这就是当今社会,你可以气愤,但你仍得学会习惯。于是说的人吧嗒着嘴,似乎什么可口的东西没吃到,听的人就摇头说:可惜了,挺漂亮的一个女人,可惜了...可惜不可惜,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路是自己走的,摔倒了也不能怨天尤人。总之,有许多人想,许多人说,许多人不理解,孙蔓红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
  科员于小东,男,25岁,理所当然的未婚,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毕业,读的是财经专业,和财务勉强对口,而且曾经是学校篮球队的,一副运动员的身材,基本上属于那种文武都通,文武又都不怎么样的现代大学产物,工作上,于小东比较卖力,而且他在公司里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上至60岁老阿姨,下至18岁少女,有事没事都和他闲扯两句,当然了,60岁阿姨的目的是让他帮着干活,搬材料啦,挪花盆啦,基本上都是体力活,要不运动员的身子骨留着干吗?18岁少女的目的,暂时不详。于小东倒是很乐意过这种整天被鲜花老花包围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说:年轻,就是本钱————整个一英俊潇洒头脑简单的家伙。公司有明确规定:员工之间禁止恋爱,如果发现,其中一方必须辞职。虽然说规定有些不近人情,但规定就是规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找工作不容易,找好工作更不容易,为了饭碗,只能把情啊爱啊或者更隐讳的想法放到一边,即使有这种想法,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不被领导发现,也多亏有这个规定,让于小东的生活负担减轻了不少,要不真不知道这个不计后果的傻小子会搞出什么来。
  科员张丽丽,女,22岁,未婚,来公司工作不足一年,虽然工作时间短,但她是这个财务室唯一一个有正式会计师职称证书的人,倒不是说其他人都是二百五,靠关系后门进公司混饭吃的,但张丽丽是千真万确的正宗名牌大学毕业生,要文凭有文凭,要技术有技术,所以很多重要帐目都要经过她,连王科长有的时候都得听她的,不听不行啊,专业人员讲出来的东西有很多的确让干了几十年的老财务员都感觉有道理。个人方面,张丽丽是个比较单纯的人,毕竟工作时间不长,经验少。有人喜欢把张丽丽和孙蔓红做比较,一般情况下比较两个女人的事情肯定是男人干出来的,而男人比较女人的时候还经常把女人与另一件男人喜欢的东西联系起来,那就是酒,孙蔓红是红酒,色泽鲜艳,让人一看见就喜欢,而且,很容易上瘾,但是喝的久了,也许会因为太甜而觉得腻,于是,戒掉也很容易,而张丽丽是黄酒,清澈,没有华丽的外表,第一口1521104202黄酒喝下去,你也许会感觉没有味道,可是你如果一直喝,早晚也会醉。
  科员许宾,男,40岁,未婚,也许是财务室里最无足轻重的一个人了,身材瘦弱,豆芽菜似的,总带着一副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整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极少说话,而且属于那种绝对任劳任怨型的,不管谁,只要说一声:“老许,我有事出去一会,帮我把今天的报表做了吧。”他马上“恩”一声拿过来就做,按理说这个老好人应该博得大家的尊敬,可是事实正好相反,大家似乎看准了这个软柿子,谁逮着都捏一把,这世道,真是好人受欺负,一点都不假,可是许宾呢,似乎对大家的这种劳动剥削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最多“呵呵”一笑了事,有人认为他至今讨不到老婆有很大部分因素是他的脾气所致,唉,这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P的蔫脾气,倒也是财务室一绝。  科员陈恒,男,35岁,未婚,带眼镜,不过他的形象和许宾可是天壤之别,陈恒带的是无框的聚酯眼镜,一副绅士派头,有点象某个电影演员,差不多所有成熟男人的优点都可以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举止优雅,性格谦和,也许还得加上“狡猾”二字,没错,是狡猾,成熟和狡猾只有一线之隔,陈恒如果真的去演电影,恐怕“高智商型罪犯”这个角色比较适合他。
  就这么7个人,形形色色的7个人,组成了一个小社会。
  财务室的工作一直是很轻闲的,典型的低劳动强度高收入职业,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聊天,磨磨牙什么的,还好这个财务室两女四男,没有特别鸡婆的,也就少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题。
  在优越环境中生存久了的人群,差不多都有种相同的抱怨:单调,缺少刺激。
  但是上帝是仁慈的,你要刺激,他就给你刺激。
  这天早上,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财务室多了两个人,两个穿深色西装,表情严肃的人。
  王科长满头大汗,看样子是被刺激坏了。
  沉默之后,王科长从椅子上站起来对财务室其余5个人说:“这两位同志是公司保卫科的,以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们将和我们一起,对公司一年内来往的帐目进行彻底的盘查,包括电脑没有存档的,每一笔都要查的清清楚楚!”
  停了一下,王科长脸色阴沉的说:“事情是这样,公司的帐目出了差错,大概有800多万人民币下落不明,我希望不是有人做假帐挪用了这笔钱,更希望这件事不是发生在我们的财务室内。”
  其余的5个人同时“嘘”了一声,又马上安静下来。
  王科长继续说:“不仅是我们,全公司包括分公司大大小小几十个财务室都一样,要在保卫科同志的监督下查账,大家做好加班的准备,小东,去档案室把今年所有的材料搬过来,我们现在就开始。”
  大家默不做声的开始自己的工作,每个人都铁青着脸,每个人心里都很明白,刚才王科长所说的“挪用了这笔钱”其实是很客气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亏空公款,何况是800多万,足够吃一颗枪子的滔天大罪。
  人这辈子可以犯很多错,但是千万别在钱上面犯错。
  看来这个刺激的确够分量。
  如果你有幸见过一家大公司的账本,你肯定会头痛半年,现在的6个人就忍着头痛在浩如烟海的账本里拼搏。虽然已经进入电子信息时代,但是大部分的帐目,还是以手工记录为准,一年的账本,堆起来有一人多高,一眼望去全部是数字,抱怨声不断,但是没有一个人敢马虎半点,大家瞪大了眼睛看着一笔一笔数字,生怕有一点错误,这就是财务室这几天的现状。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维持多久,三天后,查账忽然结束了,原因很简单:老李死了,自杀。
  这世界每天有很多人死,老李死的很是时候。
  老李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是打扫员工宿舍的清洁工发现的,尸体一定是在外面横了一夜,发现的时候,满地的脑浆已经爬满绿豆蝇。尸体的正上方就是老李的宿舍,在六楼,窗户大开着。
  刑警队忙乎了一上午,初步的结论是自杀,老李自己从宿舍窗户跳了出来,头先着地,颅骨粉碎性骨折,死亡时间是前一天的晚上,因为员工宿舍几乎没有别的人住,所以尸体一直到第二天才被那个倒霉的清洁工发现。
  在整理老李的遗物时发现,老李几乎一无所有,除了一本存折,上面的数字是老李一辈子的工资也无法达到的,这让人想起了公司最近下落不明的800万,存折上的数字虽然不是公司丢失的所有财产,但是结合起来想,老李自杀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公安局很快作出了结论:老李侵吞公司财物,由于最近公司的查账行动,他受不了压力,畏罪自杀了。
  公司方面的态度是十分低调的,动用各种手段,下了最大的力度压下了这件事,这事既没有上报纸,也没有继续追查剩下的赃款问题,公司内部人员贪污公款,事关公司声誉问题,每个知情的员工都得到了一份秘密的通告:严禁将这件事外泄,否则怎样怎样云云。
  800万可以再赚回来,但是声誉没了,想赚回来就很难了。
  王科长声泪俱下的上交了辞职报告,说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财务室,自己有大部分责任,没有管理好科员,没有及时检查工作等等。但报告很快被打了回来,公司的态度很明确: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这个7人的财务室在经历了一场浩劫以后只剩下6个人了,看着老李平时坐的现在已经空空的办公桌椅,每个人心里除了毛毛的,还有一丝感叹,没想到老李这样一个为国家抗过洪抢过险流过血汗的老战士也会被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所侵蚀,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公司的员工福利相当好,过了几天,上面又下来个决定,组织财务室这5个人公费旅游,目的是给他们“压压惊”。
  压力大的时候,出去旅游是一个很好的放松办法,何况是公司出钱,6个人没怎么考虑就决定参加,的确,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以后,每个人都想暂时离开财务室,到“外面的世界”走走,调节自己,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不会调节自己的人,很难在这个充满压力的社会中生存。
  目的地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发的小岛,面积不大,距离海岸线大约15公里,站在小岛的沙滩上,可以隐隐约约看见碧蓝海水对面的城市。岛上已经建好了很多度假屋和各种娱乐设施,可能是由于资金问题,开发忽然搁浅了,这里也就成了大公司组织员工旅游疗养的场所,其余的时间,这个岛上几乎一个游人也没有,名副其实的孤岛。
  中午时分,导游驾驶游艇将6个人送上岛,孙蔓红就开始埋怨:“原来是这个破岛,我以为会去泰山,华山之类的地方呢。”王科长说:“以公费的标准来说,这里已经很好了。”许宾擦拭着被海水打湿的眼镜说:“不错,不错,很清净,很适合疗养。”孙蔓红瞟了许宾一眼,对与自己意见不统一的人表示了一下轻蔑,他们不是同一类的人,孙蔓红是戴惯了花环的人,她需要别人捧,需要人群,让她置身于一个几乎没有人的地方,她会受不了。而与世无争的许宾,几乎是一个从来不旅游的人,不懂旅游的意义,所以有机会旅游,即使让他去人造湖划船,他也会觉得很兴奋。
  还是陈恒出来打圆场,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说不定是最后一次公费旅游了,财务室出来这么大的事,可能公司等我们回去的时候直接让我们卷铺盖回家,看,连行礼都不用收拾了。”
  于是大家哈哈一笑,各自从游艇上背起自己的旅行包,生活用品。
  忽然“铛”的一声,一个金属物品从大家的旅

下页(1/5)
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