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风今天赚了一笔,因为他从一个地摊上买到了一件古董,是一幅古画,画得虽然是淡笔山水,而且有些地方的墨记已经开始脱落,但是,以他在古玩界十余年的经验,一眼便看出这幅画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宋代,因此,无论是否出于名家之手都是绝对古董一件,更何况他仅仅只花了五十块钱而已!

  一回到家中,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古画仔细欣赏起来。

  画中描绘的是几座层叠的山峰,近处有一瀑布从半山腰飞泄而下,山下是条小河,河边则有一间小屋作为点缀。整个画面的意境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落款和印记,这一点到是令他有点意外,因为凡画国画山水画的都会有落下自己特殊的印记,除非这是一幅尚未完成的作品!

  高明风心中一动,可惜自己对画的研究有限,改天一定要找个这方面的专家来看看,说不定还是某位大师的手稿,哈哈,那就发了!



  ******



  第二天,一大早,高明风起床洗漱完毕后,忍不住又打开了那幅画,脑子里却在思索着所认识的人中有哪一位精通绘画。

  忽然,他整个人呆住了,眼神停滞在画上,接着他快速地揉了揉眼,在证明自己不是眼花后,脱口而出:“MY GOD!”

  原来在昨天还只是幅普通山水画的画面上,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个女孩子,就站在小屋边上,几缕青丝向后飘浮,就好像刚才从小屋子里走出来的一样!

  这怎么可能?从画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

  高明风用力甩了下头,或许是隔壁那个小鬼头在搞鬼吧,平时就老爱到处乱涂乱画,以为自己是个大画家似的,搞得楼上楼下没有人不头痛的。只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幅画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你说本来画上没有这个女孩子的?而是在你买回去一天后才出现?”高明风的老友不由大笑,“你小子是不是神话片看多了?以我半个专业画家的身份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是一幅完整的山水画,没有新添加的痕迹!”

  高明风并没有在意到老友的嘲笑,那个女孩子绝对是第二天才出现在画上的,这一点根本不容置疑,老友的专业也是不容怀疑,否则也不会来找他了,令他震惊的是老友居然说没有人添加过的痕迹,那就是说不是隔壁小鬼在搞鬼了,但是——究意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真是一幅仙画?还是——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完结,那幅画每天都会有新的变化。

  第三天,女孩子低下头,似乎在寻找什么。

  第四天,女孩子弯下腰,右手上拾起了一件东西。

  第五天,女孩子抬头看着天,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第六天,女孩子转向背面。

  第七天,女孩子开始向后退,她的后面紧靠着小河。

  第八天,女孩子已经退到河里,水淹至她的小腿。



  第九天,……高明风从第三天就开始注意画中的女孩子,他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不自觉地打开画,看看画面上又起什么变化了,这些天画里面似乎发生点什么事,那个女孩子……糟了,高明风立刻从床上爬起,当他打开画时,女孩子竟然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在画面上出现过一样!

  高明风的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女孩子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何会紧张一个画中的人。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关于这幅画的合理解释,最后给自己下的结论是,这幅画是幅魔画,画中的女孩子是个仙女,只是不知道为何被囚禁在画中,他也找了很多办法想把女孩子救出来,只可惜都是徒劳。而现在,女孩子似乎是出了状况,顿时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接下来又过了好几天,高明风几乎辙夜未眠,人也变得憔悴了,可是画面依旧没有起什么变化,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怎么会这样?他就是抓破脑袋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终还是抵不过疲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高明风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进入了那幅画中,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到最后竟然迷失在画中出不来了。

  高明风一下子站起来,发现自己全身湿透,接着便大叫起来,原来刚才出的一身汗竟将桌子上的画弄湿了,如今墨汁化开,画面早已乌浊不堪,画不成画。

  高明风手握已变成废纸一张的画,半晌说不出话来,现在连画都没有了,什么山水、小屋、女孩子等等一切都融在一团团的墨汁中!

  在沉默一阵过后,高明风将画放在一边,告诉自己就当作了一场梦,什么画,什么女孩子从来没见到过,只是虚度了这十几天的光阴。



  高明风收拾了一下屋子,才发现原来家里是如此的凌乱,简单整理一下竟花了两个多小时,光是垃圾就装了两大袋子。他提着两大袋垃圾准备拿出去扔进垃圾箱里,一开门,映入眼帘的不是平日所见到的过道,而是一条小河,河风扑面,却让他打了个寒颤。

  高明见连忙扔下垃圾袋跳出屋子,没错,是条小河,河的尽头还传来了水流飞逝而下的声响。

  “瀑布?!”

  高明风下意识地后退,却撞到一个人。



  “唉呀!”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此时正捂着脚,眼泪都快掉了下来。高明风忽然觉得她有点眼熟,猛地忆起正是画中那个女孩子,难道说自己已经进入画中?可是,那个女孩子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

  “撞到人连句‘对不起’都不说,没礼貌!”女孩子微怒,“早知道就不救你脱苦海了!”

  “救我……脱苦海?!”高明风不知该不该信她,因为至始至终都是他以为她有危险,一心在想办法救她,如今却反过来了。

  女孩子向他眨眼,有点神秘的样子,“你猜猜现在身在何处?”

  高明风本想说“画中”,但又觉着一切太不合情理,一时又想不到其他答案,顿时一呆。

  女孩子轻轻一笑:“我想你应该清楚现在已到另一个世界!”

  高明风苦笑了一下,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那你知道现实与梦境的区别吗?”女孩子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梦境?”



  现实与梦境本身就是较为抽象的概念,高明风向来对这类问题就头痛的很,如今只好硬着头皮说:“你不会是告诉我现在在梦中吧?”

  “恰恰相反!”女孩子摇头说,“你现在正在现实当中,或者说是在另一个梦境!”

  “等等!”高明风一头雾水,“什么叫另一个梦境?”

  “笨!另一个梦境就是说你先前所在的地方也是一个梦境!”

  “不可能!我之前所在又怎会是梦境?”高明风忽然大声嚷道,“现在才是梦境,我一定是在做梦,梦到自己进入画中了!”

  “我知道要你一下子接受这个现实是很难的!”女孩子同情地说。



  高明风慢慢地冷静下来,这个时候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面对现实,尽快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

  正在河边玩水的女孩子一听,顿时停了下来,“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另一个‘梦境’,或者说是‘仙境’也行,总之是构造出来的世界!”

  “构造出来的世界?!”

  “没错!世界本来就是构造出来的!当作家拿起笔写文章时,便构造了一个‘文字的世界’;当画家在白纸上画出优美的图画时,同样构造了一个‘图画的世界’……这世界上的一切便是由这样一步一步构筑而成的!”女孩子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来解释,“至于我嘛,我是一个旅行者,畅游在各个世界当中!”



  高明风一屁股坐在地上,以他最初的设想再不可思议也就是画中少女是个“仙女”,谁知得到的结果竟是少女告诉他一个令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原来他一直赖以生存的世界竟然是虚拟的,是由像作家画家一样的人构造出来的,那么他自己本身又是什么?也是虚拟的?还是由所谓的人构造出来的?如果说一切都是虚拟的,那么画中少女又从何而来?……

  太多的问题一下子涌向大脑,使本来就不善于思考的高明风头痛欲裂,“不会的,人怎会是虚拟出来的?可是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啊!——”

  高明风终于忍不住心头的压抑大叫了一声,跳了起来。

  “砰!”

  高明风摔倒在地,紧接着又跳了起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刚才还把椅子撞翻倒地。

  忽然一幅画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脸上,是那幅山水画,画依旧是完好的,没有污点,也没有什么女孩子,“怎么回事?!”

  高明风把画打开又合上,再打开,画就是画,没什么特别的,难道真的是在做梦?高明风又跑到门外去,没有小河,而是熟悉的过道。

  不是梦?!还是刚才是在做梦

  高明风回到屋里,对着画发呆,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做梦也太真实了点吧!

  ******



  刘远今天赚了,买到一幅上等的油画,画的是一幢屋子的一角,从窗口还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在对着一幅画发呆……

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