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一天晃晃悠悠的火车,李中心带着张娑到达了西安。

  三个月前,李中心和张娑在网上相识,不久,他们见了面,互相感觉都挺好,迅速陷入爱河。不过,这次李中心带张娑来西安并不是旅游,而是找一个人。

  这个人是李中心的另一个网友,网名怪怪的,叫兽医,喜欢研究《周易》。昨天,李中心和兽医在QQ上聊天,她突然对李中心说:明天是14日,你有断头之祸。如果想免灾,务必来西安,我与你面谈。

  巧的是,张娑老家也是西安,她到北京发展还不到半年。

  她知道这件事后,先问兽医是男是女,得知对方是女人,坚决不让李中心来。李中心很坚持,他的内心对这个神秘女人很信赖——有一次,兽医曾给李中心算过一卦,说他去年遭遇过一点挫折,脑袋受了伤。去年6月份,李中心真的出过一次车祸,脑袋缝了12针……”

  最后,张娑拗不过李中心,只好陪他一起来了。

  对于李中心来说,西安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青色的墙,青色的天,青色的雨……显得十分阴郁。

  由于张娑不想让家里人这么早就知道她和李中心的关系,就没有带他回家,两个人住进了宾馆。安顿下来之后,晚上,张娑带李中心出来吃夜宵。

  张娑问:“你知道她真名叫什么吗?”

  李中心说:“不知道。”

  张娑说:“你连她真名都不知道就这么相信她?万一有诈怎么办?”

  李中心笑着说:“我见到你之前,也不知道你真名啊。”

  张娑说:“而且,她连电话都不告诉你,只有一个地址,这也太离谱了。你知不知道,她是干吗的?”

  李中心说:“她说过,她好像是做兽医的。”

  张娑:“你把那个地址拿来,我看看。”

  李中心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上面写着:纸村14号。

  张娑皱着眉头说:“我是在西安长大的,根本没听过这个地方!”

  李中心说:“她说在北郊。”

  吃完之后,李中心拦住一辆出租车。

  “师傅,你知道去纸村怎么走吗?”

  “没听过。”司机说完,一踩油门就走了。

  李中心看了看张娑。张娑说:“怎么样?连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

  李中心说:“我们到了北郊再打听吧。”

  张娑说:“肯定找不到。”

  两个人来到北郊时,天已经黑下来。

  一路询问,他们终于在一条安静的小街上,找到了纸村14号。

  这是一个临街的平房,挂个牌,黑底白字三个字:寿衣店。

  李中心愣住了——原来,这个女人说的不是“做兽医”,而是“做寿衣”!

  张娑拽了拽李中心的衣角,小声说:“我有点害怕……”

  李中心嘴上说:“没什么事。”眼睛却不停地朝屋里瞄着。终于,他走上前,把门敲响了。

  没人应。

  李中心又使劲敲了敲,里面终于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呀?”

  李中心说:“兽医在吗?”

  里面说:“不在。”

  李中心说:“我是她的朋友,北京的。”

  里面静默了半晌,说:“进来吧。”

  李中心正要走进去,却发现张娑站在原地,双眼透着恐惧,使劲朝他摇脑袋,意思是:她不进去了。

  李中心走过去,说:“怎么了?”

  张娑小声说:“我……害怕这样的地方。”

  李中心说:“有什么啊,我们问一问马上就出来了走。”

  他拽着张娑的胳膊,和她一起跨进了寿衣店。

  屋里有一个很瘦的光头男子,正坐在竹椅子上扎纸人。那个纸人和正常人一样大,脸朝下趴在他的怀里,框架有了,上半截身体也有了,他正在给它糊一条腿。这个光头男人抬起眼睛,戒备地打量了一下李中心,又盯住张娑看了一会儿,接着低下头,继续糊那个纸人。

  店铺里还出售花圈、寿衣、骨灰盒之类,或黑或白,看起来怪兮兮的。只有纸人的嘴血红血红。一般说来,祭奠用的纸人都比较小,而这家寿衣店摆放的纸人都有五尺高,任何人看着它们心里都会感到不舒服。更奇怪的是,每个纸人都只有一条腿。它们似乎在看着你,又似乎不是。

  李中心说:“我和兽医是在网上认识的。她住在这里吗?”

  光头男子头也不抬地说:“我是她老公。”

  李中心有些尴尬,说:“她约我今天来,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光头男子阴阳怪气地说:“秘密?在网上不可以说吗?”

  李中心说:“她说必须要见面谈,我就来了。”然后他指了指张娑,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光头男子抬起头,又一次仔细地看了看张娑,这才说:“她有事,今天不会回来了。即使回来,也要很晚。你们明天再来吧。”

  李中心问:“她有手机吗?”

  光头男子似乎对这句话很恼怒,瞪了李中心一眼,说:“她的手机放在我这里。”

  离开时,李中心把他住的宾馆电话写在纸条上,对那个光头男子说:“她回来的话,请把这个转交给她。谢谢。”

  离开纸村14号,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李中心和张娑没有坐车,慢慢朝前走,似乎心情都不怎么好。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娑很不满地说。

  “我也感觉这个兽医有问题了……”

  “换了我,根本就不会来!你早该想到,她连个电话都不告诉你,很可能放你鸽子!”

  “我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难道她还有其他阴谋?”

  “我们别谈她了。”

  “好。我带你去看看城墙吧。”

  “没心情。”

  “那我们回宾馆睡觉。”

  李中心慢慢回过头,朝那条黑糊糊的小街望了望,忽然说:“我们再回去看看?也许她回来了……”

  张娑说:“我们离开不到10分钟,不可能那么巧!”

  李中心说:“试试,如果她还不在,我们就回去,明天我们就坐车回北京,再也不找她了。”

  张娑深深地看了李中心一眼,说:“我看你是被她施了催眠术了。”

  李中心说:“她说过,我必须14日跟她见面,不然就晚了!”

  两个人回到纸村14号,里面依然亮着幽暗的灯。李中心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趴在窗子上朝里看了看,那个光头男子竟然不见了,出现了一个女子,她坐在竹椅子上,也在糊纸人。

  “她回来了……”李中心轻声说。

  张娑站在挺远的地方,三心二意地四处张望着。

  李中心走上前敲了敲门,里面的女人说:“进来。”

  他回头朝张娑招招手,张娑很不情愿地走过来,跟他一起走进去了。

  这个女人站了起来,探询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她的长发很长,戴着近视镜,透过镜片看,两个眼珠是鼓出来的。她穿着一件白毛衣,有点脏。

  “请问,你是兽医吗?”

  “我不是。你们是谁?”

  “我是兽医的网友,她约我来的。”

  “哦,兽医是我老公,他出差了。”

  李中心一下就卡了壳。张娑也愣住了。她顶了顶李中心的腰,小声问:“你说的兽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李中心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个长发女子,说:“是女的啊。”

  张娑生气地说:“你连男女都没搞清楚,就千里迢迢来见面!”

  李中心一下想到了什么,就问:“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兽医?”

  长发女子眯着眼睛问:“哪个男人?”

  李中心说:“光头,刚才,他在这里糊纸人了。”

  长发女子不高兴地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兽医出差了!刚才那个男人不是兽医!”

  李中心说:“那他是……”

  长发女子冷冷地白了李中心一眼,坐下去继续糊纸人,丢出一句:“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李中心想了想说:“抱歉,打扰了。”

  这时候张娑已经走出了门,李中心随后也走了出来。

  张娑嘟囔道:“这算什么事!”

  李中心说:“骗子……”

  张娑说:“这个寿衣店肯定有问题!”

  李中心回过头,不安地朝14号那扇窗子看了一眼,说:“我们赶快离开!”

  接着,两个人四处张望,寻找出租车。这条小街很偏僻,没有一辆车驶过。其他的店铺都黑着,只有那家寿衣店亮着幽暗的灯光。

  张娑说:“这鬼地方,怎么连辆车都没有……”

  李中心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题,低头在思考。

  张娑把头扭向他,说:“你想什么呢?到底怎么办啊?”

  李中心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她,突然冒出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你有没有觉得,先前那个光头男人和后来这个长发女人是同一个人?”

  张娑哆嗦了一下。

  “不会吧?”

  “你再回忆一下……”

  张娑想着想着,眼睛一点点瞪大了,过了半晌,她终于挤出一句话:“没错,他们是同一个人!”

  回到宾馆,两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李中心想不明白,如果那个光头男子和那个长发女子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她)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她)为什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要转换装扮,一会儿变男一会变女?他(她)为什么神神叨叨,不承认自己就是网上的兽医?

  “不管他(她)是男是女,明天一早我们都要离开。回去之后我就把他(她)从QQ上删除,永远不再联系。”李中心说。

  “以后你少上网!”

  “我后悔了……”

  “那就对了,网上认识的人,没几个正常的!”

  “我后悔把电话留给了他(她)……”

  “什么意思?”

  “万一……”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两个人都惊了一下。李中心看了看张娑,朝电话努努嘴。

  张娑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起来:“喂?……喂?……喂!……”

  她放下电话,说:“没人说话。估计是按摩的,一听女人接电话就装哑巴了。”

  李中心盯着那个电话,半晌才说:“但愿是按摩的。”

  过了几分钟,电话又响了。这次,李中心接起了电话。

  里面无声。

  李中心问:“谁?”

  对方说话了,声音很轻:“我是兽医——你别叫嚷——你今天见了我两次……”

  “你!”

  “告诉你,我家寿衣店几个月前出了点事……”

  “什么事?”

  “你看到我家那些纸人了吗?几个月前,不知道怎么回事,丢了一具纸人。过去,她一直站在角落里,紧挨着花圈。没有人会钻进寿衣店偷一个纸人,只有一种可能……”

  “嗯?”

  “她自己爬出窗子,逃掉了……”

  “谁?”张娑警觉地问。

  “嘘……”李中心伸出手指,示意她别插话。

  “我后来算了一卦,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我看到她了,她在天上飞,朝东北方向飞去……”

  “东北?”

  “她飞向京城,在午夜落在东直门一带,幻化成人形,找到了你……”

  “啊!”

  “我再提醒你,你别叫嚷,你现在——很危险!”

  “你具体点!”

  “昨天,我在QQ上看你视频的时候,你背后站着一个人,她很像从我家店铺出走的那具纸人!接着我给你算了一卦,这个纸人将在14日要你的命,因为只有这一天,你命中的四位守护神缺席。”

  李中心的大脑似乎不会转弯了,他在努力地想,昨天他和兽医聊天的时候,谁站在他的背后……想着想着,他猛地转过头来——张娑正眯着眼睛盯着他。

  是张娑!

  他避开她的眼神,慢慢转过身子,迅速回想这个出现了三个月的女子——他在网上认识她的时候,她叫“树精”。纸来自于木……

  兽医在电话里继续说:“今天你带她来到了我家寿衣店,不管她怎么变化,我一眼就认出,她就是我家丢失的那个纸人!”

  李中心想起来,张娑第一次看到纸条上的地址——纸村14号的时候,表情有些异常;当他要带她走进那个寿衣店时,她两次都表现出抗拒的样子……

  兽医又说:“她肯定记得,我是她的制造者,我担心她害我,在你们离开之后,我马上戴上了假发和眼镜,扮成了女人……”

  “你是……男的?”

  “你别说话!——我是男的。”

  “那你在网上怎么说你是女的。”

  “我在生理上是男的,

下页(1/3)
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