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是个农民。
  
  这年头不要小看了农民,永辉算起来其实算个不吃素的农民。
  
  不吃素拿网络流行的几个解释来说,就是,他爱好口腹之欲,酷爱肉食,每餐饭无肉不欢。
  
  他也很有寡人之疾,好色,结婚与否似乎都不妨碍他时时幽会靓女。
  
  他还是个心狠手辣的生意人,在他手上吃了明亏暗亏的对手不计其数。
  
  不过生意场,在商言商的,你要不狠点,怎么能成功呢?所以这一切似乎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过错,笑贫不笑娼,人们对镶了钻石的男人仍然敬畏,报章杂志的财经版社交版常常可以看到永辉坐在大班台后志得意满的笑脸。
  
  此刻,他正在中山路空中花园3栋情妇的香闺中尽享温柔。
  
  陈文文把柔若无骨的两条手臂挂在永辉脖子上,整个雪白丰满的裸胸露在外面晃眼,带着点鼻音的声音撒娇。
  
  “辉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跟你老婆摊牌嘛?”
  
  永辉刚刚熄灭的情欲瞬间又被挑起,他一手轻抚着陈文文胸前高耸的蜜桃,一手已经伸到下面起伏的曲线,嘴里嘟囔说:“很快了,很快了,我需要找个适当的时侯……”
  
  陈文文一天不依,唰的一翻身跳了起来,整个身子跌到永辉身上,那对硕大圆润的乳房几乎没打在永辉脸上。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什么叫适当的时侯?你们又没小孩,你老婆又没絶症,要分手早就可以干净俐落的分手了,拖拖拉拉,你不是打算骗我吧?”
  
  永辉一边拍拍陈文文的背安慰着情妇,另一手一并忙碌着。
  
  随着男人手指嘴唇的游移,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只余下女人格格的娇笑和浓重的鼻息,小小的房间里,春深似海。
  
  从买给陈文文的小公寓走出来,天色已经暗了,华灯初上的时分,路上满满是下班回家的人跟车,这个城市交通永远的拥挤,车行速度有点缓慢,可是开着奔弛的永辉一点也不介意,性欲充分得到满足的他,心情愉快得跟着CD机哼唱。
  
  桃花心木的方向盘光滑昂贵的触感,摸在手里就像陈文文的身体,也是那么的光滑昂贵,无所谓,反正负担得起。
  
  既然都有了,何不用最好的?
  
  永辉一般都是下午时候先款待完情妇,然后回家陪伴妻子,享受家庭生活,两全其美,这主意是永辉想起来的,永辉为自己的安排得意的笑了出来。
  
  越接近家门,他的情绪就愈是高昂,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使他迈向自己那座独立门户的别墅的脚步格外轻快。
  
  不要以为每个外遇的男人都有象母夜叉的老婆,在家里过得生不如死才去偷欢的,永辉就觉得妻子毫无可挑剔之处。
  
  柳飘飘是一个男人希望的最好的模范妻子。
  
  柳飘飘首先自己有工作,在一家颇负盛名的烹饪学院领衔主教,她煮出来的菜连连获得过国际大奖,她的穿著举止谈吐永远合宜,体贴得无微不至,最好的一点就是从不完全干涉他,漂亮聪明独立,同时又温柔驯顺忠实,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无缺恰到好处,站在他身边,都格外使他脸上增加光彩。
  
  他并不是不爱柳飘飘,但是她太完美了,就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后来他才明白,他们之中,缺少的就是不完美。
  
  完美过头就是很无聊的事情了。
  
  柳飘飘从不发脾气,从不提高声音,情绪异常的平稳,控制得宜,最高兴的时候也仅止于微笑,像一个无懈可击的瑞士表江斯丹顿那样精确,永不出错,几十年都不会慢几秒快几秒,却让人看得也那样无趣,久了实在使他厌闷烦腻。
  
  而陈文文则是个完全的相反,一切全凭当下的感觉去做,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总是把事情搞得一团混乱,但是她又像个有女神胴体的女孩,天真、浪荡、热情,笑起来无邪得很,清脆响亮得简直可以传到天堂,从那两片丰润甜美的嘴唇里吐出来的话语绝对不适合比例关系,穿着永远太惹眼太暴露,化妆一定太鲜艳,太艳俗,好象永远需要一个大男人来照顾提醒样子,这样也是好玩的不得了。
  
  真叫永辉跟柳飘飘离婚再娶陈文文他才不肯,跟陈文文过日子就像911事件,陈文文的一不会家事,二不会女红,洗碗只洗碗里面,咖啡杯里一圈圈咖啡渍,脱下来的衣服鞋袜放在洗衣机里几天都不知道洗,什么绫罗绸缎都像抹布一样糟蹋得不成样子,反正永辉会给她钱再买新的。
  
  最可怕的是她的厨艺,陈文文是那种连糖跟盐都不分的女人,夸张点说煎个荷包蛋都能弄成一块铁饼,有自知之明也罢,陈文文像是完全没有味觉一样,煎成焦炭的鸡蛋,甜得发腻的红烧肉,配着夹生的米饭都能吞下二碗,另外还要逼永辉也吞二碗。
  
  这样的女人做情妇完全可以被接受,但做妻子,开玩笑,怎么行?

  古有明训,娶妻娶德啊。
  
  推开自家那扇西班牙熟铁制的雕花大门,他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完全退却,看见妻子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脸上泛起恰如其分的微笑,迎了上来,接过他的公文包和西装外套。
  
  “今天过得好吗?”
  
  永辉吻了吻柳飘飘白皙的脸颊,“好,我简直等不及要回家来。”
  
  “饿了吗?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永辉站着踌躇了一秒钟。
  
  小心才驶得万年船,从陈文文处回家之前一定先洗过澡,连沐浴液洗发精都选跟家里用的同一品牌。
  
  永辉的白衬衫领永远都雪白的,不为什么,洗澡次数多而已。
  
  “那先吃饭好吗?煮着的汤刚好够火侯,再煮下去怕银耳要老了。”柳飘飘接着问。
  
  柳飘飘总是能够丝毫不差的揣测到他的意思,有时候准确的程度简直让永辉觉得毛骨悚然。
  
  藏着心思的人的思想总是很敏感。
  
  说不定柳飘飘就雇了一些私家侦探跟踪过他。
  
  说不定柳飘飘在他手提电话办公室电话里都安装了窃听器。
  
  说不定柳飘飘有神眼,能看到别人的心。
  
  他把这几个一闪而逝的念头丢开,柳飘飘要是真的有这种异能,她恐怕早已经把他剁成十八块来红烧了。
  
  坐在那张透明玻璃玫瑰钢花的饭桌上,看柳飘飘不疾不徐地端出菜和汤,这就是他每天最期待的时刻。
  
  他闭上眼睛,深深吸进饭菜香气,柳飘飘的手艺永远是那么好,看似简单的菜色,其实不知道经过多少复杂的烹饪程序。
  
  银耳红枣莲子汤味很正,在浓厚的甜香中巧妙的保留了银耳的的柔嫩滑溜跟莲子的苦香气,红枣选取上好的沧州红枣,水泡一小时,和莲子一起加入锅中大火煮沸后转小火,再入银耳煮得软熟,蜜汁甘润,加冰糖调和后甜而不腻;一小锅干贝豆腐煲乍看之下只是素蓝盘上摆着白色奶酪,翻过来才见真功夫,豆腐上镶着的拿绍兴浸饱的干贝垫着底蒸得软熟,时不时候还透出点新鲜虾肉的点点粉红;锡纸火拷桂鱼,清鲜得让人欲罢不能,一张餐桌上虽然菜色简单,但红白黄橙绿颜色相映,视觉和味觉都得到无法形容的享受。
  
  光看看,就忍不住了。
  
  “今天的菜好吃吗?”柳飘飘总是会这样温柔的问一声。
  
  “太好吃了。”永辉边挥动筷子边由衷的说。
  
  他才舍不得跟柳飘飘离婚,不是为了别的,光为了柳飘飘做的这一手好饭菜,就怎么也得不离不弃。
  
  要想抓住男人得先抓住男人的胃,这句话从来就没有错过。
  
  永辉从结婚以来就极少在外面吃晚饭,为了生意非在饭桌上应酬不可,他也仅只浅尝,一定留着胃口回家找补。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酒少菜,永辉是不折不扣的完成的。
  
  柳飘飘绝对有能力可以把他的胃牢牢的抓住。
  
  只是抓住胃永远不等于抓住了心。
  
  所有的男人现在都怀念唐宋元明那个时代,那时候像永辉这样的问题就根本就是问题,大老婆主持中馈,小妾陪他耍乐,才没有这么多烦恼?他只要把陈文文娶进门来做个小,柳飘飘负责打理家庭跟饮食,食欲和性欲一样能得到完全的满足,娇妻艳妾,两全其美,简直就和唐伯虎差不了多少。
  
  每个星期都有那么几天,他会去陈文文的公寓,享受一下毫无负担的欢笑,毫无节制的做爱,饿了叫个外卖,二个人分着吃,偶尔还能吃几口麦当劳这类儿童快餐,倒也十分新鲜有趣。
  
  毕竟人总不能光娱乐,他总得回家吃晚饭,继续扮演着忠实的丈夫角色。
  
  他喜欢柳飘飘给予他那种井然有序的宁静家居生活,也喜欢偶尔在陈文文的地方放纵一下。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就是永辉想要的,一直维持这个样子,什么都不要改变。
  
  成功的男人基本都这样的,永辉从来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吃过一顿美味的饱饭,他正舒适的喝着柳飘飘泡的碧螺春,准备坐在沙发上看一下晚报,家里的电话响了。
  
  柳飘飘接了电话,听了几句话,就直接交给了他,“一位陈小姐。”
  
  永辉接过电话筒,脸上不动声色,但一颗心差点就跳出喉咙口。

  柳飘飘好象什么也没有怀疑,给了他电话后就又回去继续研究食谱,温暖的黄色吊灯把柳飘飘包裹在一团光辉中,让她的脸像一尊沐浴在烛光里的玉佛像,端凝秀丽平静可人。
  
  永辉要是不是要接电话,一定看痴了。
  
  说完电话,再回头,发现妻子也温柔地看着他,“没有什么事情吧?”
  
  “没有没有,别担心,没什么,只是客户想要一单业务,他们业务部门的经理想请我吃顿饭详谈一下,才来个电话。”
  
  柳飘飘在他的茶壶里续了热水,“啊,对方业务单位啊?哦,你的名片上不是没有印家里的电话吗?”
  
  永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搪塞说:“可能是人家从我朋友那里打听来的吧,现在做生意的人啊,千方百计的拉关系。“
  
  柳飘飘脸上没有任何怀疑表情,温柔说道:“哦,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这些人也太不礼貌了,业务做到家里来了。”
  
  永辉心里忐忑,脸上却没敢丝毫放松,“没事没事,以后叫她们注意。”
  
  说完,忙低头乱翻报纸。
  
  “哦,那就好。”
  
  柳飘飘没停顿,主动结束话题:“那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啊。”
  
  永辉低头嗯了一声,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觉得背后有点凉,出了一身冷汗,到现在才发觉。
  
  柳飘飘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停住脚歩,回头说:“对了,永辉啊,说到电话,最近老有人打电话到家里来,可是接了对方却不出声,恐怖兮兮的。”
  
  永辉一颗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啊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安慰妻子说道,可能是拨错电话吧?
  
  永辉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事情,也岔开话题说,“飘飘,过二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们出去吃个饭,小小纪念一下。”
  
  柳飘飘走进浴室时候应了一下,口气似乎平淡。
  
  永辉有点气,陈文文最近愈来愈难搞,不但花钱愈来愈凶,时时逼迫他回家摊牌,现在居然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小女人!她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也许该是时候冷她一冷,叫她知道做情人要懂得守点规矩。
  
  永辉想是这么想着,可是他又想到陈文文在床上的风情万种,不由得又有些气馁,不舍得就此放手。
  
  叹了叹气,又恨自己没生在古代了。
  
  二日很快过去,永辉特意在城中著名的法国餐馆订了座,虽然家里有个煮菜高手,可是结婚纪念日总不能叫自己老婆猫在厨房里洗切煮烹,绝对是应该出门让人伺候着庆祝的。
  
  纪念日当然要送礼物,永辉从Van Cleef & Arpels购下一式一样的两只灵感来自太平洋海岛上的繁花Hawaii系列高级珠宝腕表,这腕表的机芯、表面和指针都隐藏于镶饰宝石的花瓣或叶子里,乍看是华丽首饰,只要触动秘密的小机关,表壳便会如鲜花般绽放,美丽,新颖,做结婚礼物最好不过,最重要的是妻子和情妇都有,皆大欢喜。
  
  结婚纪念日当天,他提早离开办公室,打算先去安抚情妇再会妻子。
  
  陈文文今天明显精心装扮过,粉脸红唇,粉红色薄如蝉翼的吊带长裙边角镶嵌着点点水晶石,像雾色一样轻笼在她身上,保守估计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透明度,什么不该露的都露出来,其实这裙也什么都遮不住,永辉立刻忘记他二天前本来还想跟陈文文分

下页(1/3)
387